2009.6 Newtype Seatbelts Interview  

翻译碎碎念
   请不要对翻译的准确度有所指望。有可能的话我也会力求准确,不过出于时间上的原因、以及无人指正我的缘故。嘛,我基本上还是玩票的性质……所以看过就算了,不要太当真。翻译的事情,确实是自己实际做了以后才感觉到那么难。在此顺便向泉川的小道表达感激和敬意。


怀着各种心情来到会场的大家的,改变人生的体验

  Seatbelts来地球公演终于要实现了。7月7日(周二)仅此一晚的特别LIVE决定。写着“下一次公演预定在22世纪。”这样意味深长的宣传口号,让人有点忐忑不安。于是,我们就这次令人在意的演唱会的全貌,直接采访了菅野本人。
  “完全没有‘要隐退’‘集大成’这样的意思。不过‘请大家下次再来喔’这样的话我是说不出口的。我很清楚,这次的内容是无法再次重现的。虽然我很喜欢LIVE,但只能和这些人一起才可能举办,从十几年前就开始向合作伙伴们打招呼了。然后,在今年的7月7日,大家的日程奇迹般的都空了出来。七夕,幸运的七。连星星也来助威了。我们赶紧在全国寻找场地,只有琦玉县的Super Arena是空着的。本来我们这些人生活在一起、不断地成长、活跃在音乐界就已经是个奇迹了。我想让尽可能多的人看到我们的活跃。虽然LIVE选在了工作日真的很抱歉,而且票价也不便宜、让人好心疼,但毕竟是从宇宙来的,所以就算是这样的价格,也值得掏腰包。内容绝对不会让大家感到后悔,这一点我向大家担保。”
  她这样断言道。为了这一天,国内外的朋友们都赶来了。人数有150人以上。这是菅野作为音乐家得到了人们深厚信赖的最好证明。
  “华沙国立爱乐管弦乐团也特别为这一天空出时间来。人数过百、能把舞台站的满满的。(笑)比起要演奏什么曲子、是否决定好了这些事,我更希望、更想看到和波兰人友好相处而感到自豪的景象。(笑)我单纯的希望,能让大家看到厉害的歌手们、出色的演奏家们、帅气的艺术家们真实的表演场景。只是不小心超出了通常Live、音乐会的人数范围。公演的标题包含着‘仅此一次的盛典’的含义,我们必将尽情尽兴地呈现。”
  Live当然包括了5月发行的《Space bio Charge》里的收录曲目,除此外预定还将披露超越时空的乐曲。
  “从老歌到新曲无视时间顺序,将为大家演奏许多的曲目。前年在韩国举办LIVE时,并没有因为是老歌就让人感到很怀念。不论什么时候听,都是充满着现场感的作品。虽然这次有各种各样的乐曲和艺人,但将他们连结在一起的,是曾全力埋头创作的这些作品的我。
  据说菅野原本就是很喜欢恶作剧的性格。每次live的时候,她都会对成员搞点恶作剧什么,这次好像也正在谋划着什么。
  “我正在考虑搞个大大的恶作剧呢。(恶魔版的YK=。=)想让大家看看参加成员不为人知的东西。当然,被他们逆袭的事情也是有的。从这个意义上,这次的Live真是不能掉以轻心啊(笑)。与其说是会场里的大家来观看演出,到不如讲是想让大家一起坐上宇宙飞船,进行超越时空的旅行。我天性喜欢让人们欢笑,触摸他们的心灵。娱乐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我想传达的是希望世界上所有的人能成为自己希望成为的那种人,能够按照自己希望的生活方式活下去。最近感到很消沉也好、对未来感到不安也好,这次Live会成为怀着各种心情来到会场的人们,改变人生的体验吧。希望一次都没有去过LIVE的人,务必能亲自来到现场。”(这不是说我吗T.T)
  最后,关于这次您亲自出演的部分是怎样的?
  “比起演奏还是MC更让人紧张。因为我一开口就会喋喋不休,经常有人说我的音乐和我本人相差很多。到底该说什么,我完全没头绪。如果我不小心说了‘3Q,东京’这种话,还请大家在心里帮我打打气‘菅野,加油啊’。(笑)正因为是一生一次的盛典,一定会尽全力。(笑)”


如同现在自己的名片一般的专辑


   专辑Space Bio Charge,是菅野首次亲自从至今为止所有的作品中精选曲目的专辑。
  “我开始没想做3张碟的专辑。只是把印象深刻的曲目收集起来,一首曲子又唤出另一首,自然而然就增加了许多。第一张是富有激情的(dramatic)。第二张是表现内心情感(Inner)。第三张是个人偏好的(private)。(注:译不准,请自行参考英文……)这也只是恰好就分成这样了。”
  她虽然至今为止参与过多部动画音乐制作,但据说最初参与动画音乐的制作时,还受到了一些冲击。
  “在那之前,不只是动画,我连漫画都没看过,所以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动画时,我心想‘这是什么呀?’不过正因为是完全不了解的世界,所以反而能够毫无拘束地创作。曲子虽然是为了动画作品写的,但我也想把演奏者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不过因为大家都很厉害,简单的曲子随便就能弹唱出来了。这样的话可有点不甘心,那就做些难度较大的曲子。于是困难地苦思冥想着,这种紧张感真是让人受不了。我有点虐待的倾向吧(笑)。到现在为止和我合作过的艺人们,可以说大家都是伙伴、是战友。”(这段译的感觉问题蛮多-,-)
  在作曲时,菅野也有逼迫自己的倾向。
  “我是和‘我不行的啊’这种想法一边斗争一边作曲的。不过听了这个CD以后,感觉我的曲子比想象的要更明快、更积极。‘菅野洋子这个人到底是做什么的?’对于提出这样问题的人,‘就是这个’,这次终于完成了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作品。比起集大成什么的,更像是现在自己的名片一般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