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rosetta

Sherlock两个半月。这个期间里,随着朋友的来访,我开始认识到自己的一些问题,并尝试在帮助下做出一些改善。

是的,状况比原来好了,但是随着他的成长,我们将开始面临更多新的挑战。

总的来说我领会的是以下的一些事情。

①想要孩子有好的习惯,实质是自己必须坚持有好的习惯。比如保持自己的形象整洁,用完物品放回原处等。

想要孩子有好的作息,实质也是自己必须坚持一些做法。比如营造睡眠环境,定时吃饭。尽管有的时候很难,但是需要有一定弹性的努力坚持。

②我尝试恢复自己的阅读习惯。目前正在阅读《实用程序育儿法》。这本书帮助了消消乐实现了八点左右的晚间睡眠和白天的小睡习惯。其他方面也对我颇有启示。

③我决定记录一些他的性格特征、喜好和变化。因此有了这一篇日志。

 

Sherlock君总的来说从出生开始就是一个非常活跃的孩子。(我真不敢相信他是因为做了三次胎心监测都不动而捞出来的娃)

他喜欢挥舞手脚,就连睡觉时也不安分。已经养成了游泳运动喜好。对健身架也颇有兴趣。(身体能力还不错,今后要注意安全防护)

目前他对家里环境表现出好奇心,喜欢东张西望,会较长时间的注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结婚照、灯、某个说话的人等等)。

最近开始会故意碰撞玩具来发出声音了。

有的时候会自嗨,可以自行独处一小段时间。

对室外环境还没有特别适应,总体而言出门喜欢睡觉(也可能只是恰好困了)。

稳定的环境噪音对他有一定的催眠安定效果,睡觉时对光、声音都比较敏感。

现阶段并不害怕来访的陌生人,但是看起来也没有特别强的兴趣。

 

可以归类为敏感型和活跃型(?)的孩子(处女座= =)

长久的亲密关系的建立,必然会伴随着苦痛和冲突。我想亲子关系也不外乎如此吧。

第一个月经常崩溃。第二、三个月大约也会有各种煎熬。之后应该会随着他的自主性和沟通能力的增强,迎来各种新的幸福、苦难和挑战。

 

是的,这个一个月有的时候我疲惫不堪、有的时候很沮丧、有的时候觉得很无力、觉得伤心不已、觉得要崩溃。

他呢,有的时候悲痛欲绝、有的时候满腔怒火、有的时候饥饿难忍、有的时候毫无安全感。

总之,我们经常不在一个频道上。

他就像娇嫩的玫瑰,你为他倾尽全力,他却不一定为你绽放(起码眼下)

 

比方说今天我就觉得很沮丧,觉得自己是不是被讨厌了。也许抱着他他也不是很舒服?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哭?

自己除了给他喂奶就无能为力,而当前自己的产量增长也跟不上他的食量增长。

即使如此,不管我多么灰心,听到那个家伙嘶声竭力哭吼的时候,最近身体还是很快会出现泌乳反应,尽管也许不是那么多。

人体这神奇的机能,真是让我感动的要哭。

 

妈妈是个情感很脆弱的人。

也许明天一切都会好,也许明天会继续很崩溃。

但是总会过去的。

 

亲子关系既是天生的,也是后天建立的,神奇的亲密关系。

我们还要一起生活很久罢。

上述这些负面情感并不是全部。

现在也有很多开心的、短暂,恩,短暂的片刻。

 

 

 

9/1 40周+3,当天产检做了2次胎心,波形都没有合格。结果是下午就立马被关进了医院。

为了这个胎心一大早吃了2个肉包,1个饭团,1块巧克力,午饭也吃不下了。愣是没有叫醒这小鬼……

住院之后,又做了一次胎心监测,照样不合格,于是进入了医院的效率化流程。

傍晚人工破水,清则顺,浑则剖。破水后情况还算好,于是吃了一顿病号餐,晚上开始吊催产素……

这里就是苦难开始的分割线了。

估计是考虑到医院操作便利的问题,当天催产素之吊了1/4瓶,医生的说法是做试验。

原本1/4瓶催产素下去,疼痛应当还是尚可忍受的程度。但由于人工破水后不能下床小解,我自身精神上又无法克服这一关,膀胱膨胀后子宫的疼痛加倍,当晚要求护士导尿的请求也被拖拖拉拉的无视了。毕竟谁喜欢做伺候病人屎尿的事情呢……

恩,就这样直接痛了一宿,一夜无眠……

ps3点查了次岗,在外面守夜的老肖同志,好像也没怎么睡得样子~

9/2                 次日晨,母上大人托关系和医院打了招呼。才终于给导了尿……然后我才直到1/4催产素的作用其实并没有那么厉害。

紧接着第二次催产开始。此后的一切还算顺利。8点吊针,2016/9/2日 12点29分35秒 消消乐出生。虽然阵痛之痛是无以言表的,好在时间上并没有拖太久。

恩,鬼知道那些10多小时顺产的人是怎么过来的。

 

其实,早先我心里还想得很好,希望在不用麻醉的情况下顺产。结果还没开到3指就熬不住啦。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有出息……

不过说到对于阵痛的忍耐,深呼吸还是很重要的。要点在于,直到正式生之前都不要用力,包括喊叫、或者对疼痛的抵抗时所用的力,都会在深呼吸吐气的过程中化解出去。尽可能的放松身体去感受、接受疼痛本身,而不是和疼痛进行任何力量性的对抗。从9/1去医院检查到9/2中午消消乐出生,我只吃了3顿饭,其中一顿医院的早餐还异常的简朴:白馒头*1+白粥一小碗。当然阵痛的过程中也根本不是能够好好吃饭的状态。因此阵痛时我也是相当算计着自己的残余体力在生产呢……

总体来说,4个多小时的产程,还算是相当的顺利。SO上班上到9个月,每天上下班步行50分钟,这些苦都不是白吃的,是有价值的。

至于说到怀胎6个月5月底去杭州千岛湖爬山的经历,尽管心有余悸,但也算是上天保佑。你妈没有倒在柬埔寨的泥山路,也把你好好的从千岛湖的山上带下来了。你说我厉害不?我希望你以后能超过我呢。

 

孩子,你已经跨越的困难,必然会为你的未来带来相应的幸福。

生命是个奇迹,今后还有许多你努力的地方。

浮点

浮点计算是指浮点数参与的运算,这种运算通常伴随着因为无法精确表示而进行的近似或舍入。
一个浮点数a由两个数m和e来表示:a = m × b^e(b的e次方)。在任意一个这样的系统中,我们选择一个基数b(记数系统的基)和精度p(即使用多少位来存储)。m(即尾数)是形如±d.ddd…ddd的p位数(每一位是一个介于0到b-1之间的整数,包括0和b-1)。如果m的第一位是非0整数,m称作规格化的。有一些描述使用一个单独的符号位(s 代表+或者-)来表示正负,这样m必须是正的。e是指数。
这种设计可以在某个固定长度的存储空间内表示定点数无法表示的更大范围的数。

例如,一个指数范围为±4的4位十进制浮点数可以用来表示43210,4.321或0.0004321,但是没有足够的精度来表示432.123和43212.3(必须近似为432.1和43210)。当然,实际使用的位数通常远大于4。

a = m × b^e   比方说43210,4.321或0.0004321,它们的a, m, b, e分别是多少?

 

float double decimal  精度浮点 这些个不太懂。MARK

今天是孕13周零4天,一觉起来浑身觉得累。

因为又做了个梦,最后还是气醒的——为了一块鸡翅膀。

梦的内容还挺简单,刺猬和另外个谁亲戚来家里做客,家里有菜于是大家分着吃。我夹了个鸡翅到自己碗里,后来一转眼鸡翅不见了,被我妈分给了刺猬。于是睡梦里我怒火中烧被气醒了。

若是我妈或者别的谁听到这个梦,怕定是要笑我的,多大点气量。我也很想知道呢,童年心理阴影面积到底是有多大,叫我28岁孕13周还要做这样的梦。

当然,有一半原因应该是昨天和小影聊起了《请与废柴的我谈恋爱》里大喊“我想吃肉!”的深田恭子。

而至于说在我家,人物背景则是这样的。我属兔子,我这个刺猬表兄属老虎,而且他有一个从小就宣扬着他喜欢吃肉的妈——我的阿姨。我们家的每次家庭聚会必然会点他喜欢吃的椒盐排条,因为全家20多口人都知道他喜欢吃肉。

我被我妈教育成为了一个不挑食并且注意餐桌礼仪的人。但这阻止不了小时候的我偶尔产生的那一些对肉的怨念。

现在当然已经不会为了刺猬多吃了几口肉而那么嫉妒了(真的么?)。在这个第三代纷纷降临的日子里,家庭聚餐的画面也改变了。

比方说,小孩子们被允许在全员到齐之前率先开吃各种冷菜,成年人只能眼巴巴等着迟到成员挨饿。又比如,饭店中午上热菜特别慢,大家等得饥肠辘辘,一盘蒜香骨上来一人夹上一块,剩余的迅速的被外婆们分派给娃娃们了。(没错,我就是旁边那个没吃早饭,饥肠辘辘,对肉又产生了一点小怨念的孕妇。)

抛开我的个人怨念不讲,我一大早起来特别想用文字形式把这个梦的成因给整理一下的原因是:我想知道是否要让小孩成为一个积极向外界声明自己欲望的人?在嘈杂的圆桌面上,应该教他什么?

我们家小孩会出生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十几亿的人口,儿科产科资源大大不足的背景下,国家鼓励大家开始生二胎。

我们的国家有哪些巨头企业?华为,推崇狼性文化;百度,做出来事就没啥人性。

可惜小猴子你爹妈本性上都是食草系,没有什么弱肉强食的基因。毫无疑问我们下一代要面临的竞争压力比我们这一代会更大,在这个地球上今后水、食物、空气都会变成稀缺资源。只好说各人各的命,各自好自为之。

起码,成为一个能够对着天空大喊“我想吃肉!”的人吧。

有的事情上真的是可以选的。

比如,顺理成章地接受长辈的好意,然后一切也不需要那么烦恼,我们之间也不需要有矛盾,顺顺当当得各种事情就会有人做好。

我们轻松,家长也乐意包办这样那样的事情。

 

不过很不幸的,我,和你,都是属于怪人系列的。

 

比如说,你也有其他选择,稍微假装勤勤奋奋的到两月头,春节一过,你妈妈就来了,我父母也会接手一些事情,于是你也就轻松了。

 

不过很不幸的,你也不是那样的人,就像你说的,这很不自然。反而说如果你是那样的人我还不会喜欢你呢。我也喜欢真实的人。

 

所以,结论上来说,我选择了你,我就要承担所有我选择的结果。结婚也就是这样,所有这个家庭需要但是你不愿意做的事,我都要兜底承包,吧。

所以你准备好接盘了吗,这整个家里的事情。

拖地,清理地上的毛发,清洁厕所座便器。

早上早起去买菜,或者周末外出购物。

都是你不喜欢做的事情。

你准备好接受这些,以及不止这些了么?

 

也许你说你可以减少频率,比如一周一次拖地啊之类的。

其实你懂的,没有人不喜欢生活在每天打扫的清洁的房间中。

 

或者说也可以把这些事情交给爸妈,但是我们都这把年纪了。

爸妈也这把年纪了,我并不愿意这样。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事会发生,上面所说的这些只是一个家庭的基础,还没有提及随着孩子到来的,越来越多的事情会占用你的自由时间,你会感到非常的不适应,

可能就像以前我游戏的时间一样。无论如何属于我们自己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不管你愿不愿将它贡献给我或是你的下一代。

 

有很多担心的事情,让我有一点点小郁闷,而且感到有些疲惫。

写这个只是想抒发一下并没有别的意思。

 

无论如何我和你在一条船上,无外乎我漏了你兜底,你漏了我兜底。

我自己觉得这两年还是挺努力的,起码比起两年前,应该有更多付出吧。

有的时候,就让我一个人小小的郁闷一下好了,不用管我,我应该会自己好起来的……

参照知乎教程画了填充睫毛根部的眼线。

http://zhuanlan.zhihu.com/hibetterme/19972756

MARK一下,练习神马的一点点来好啦……

对比图。这篇文会不会吓坏后面进来的宝宝?

imageimage

这一作几乎是在第一时间花了不少大米入手下载版。

因为不管怎么想,就算自己入了光盘最终也肯定是舍不得卖掉的节奏。所以光盘对我来说没有多大含义。

事实证明这个判断是对的,因为很快就从剧本的字里行间感受到满满的诚意。

本着人人透我我透人人的原则,开始我第一篇的剧透攻略日记啦~哇咔咔。

 

以下严重剧透(撒~透多少看心情吧),闺蜜请自行回避。

 

零化域のミッシングリンク

故事从Okabe第一次拯救助手失败开始说,因为亲手杀害了助手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而无法振作起来,

世界进入了β世界线。铃羽为了阻止β世界线将来要发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还是留了下来,为了说服Okabe做思想工作……

 

经过了一段时间,Okabe虽然无法从杀害助手的阴影中走出,依靠着药物和心理医生的治疗,

但是生活也开始走向正轨——以他自己的方式,希望能从学术研究上多少能接近继承Chirs,他开始发愤图强的学习ORZ,给大学的井崎教授作了助理,还参加各种研讨会。

这一作的Okabe与前作相对,开场后几乎都是黑衣出场,也不再中二病,因为对他来说是个伤疤吧。看到这样的他多少有点感伤的心情。

 

在一次学术研讨发表会中,他与Chirs曾经所在大学研究组的蕾丝纪念教授和前辈——比屋定真帆(HIYAJOU MAHO)相遇了。(恩,还有闪光短信师……)

他们带来的是一个具有AI功能的记忆保存系统。把某个人的记忆输入到系统中,这个电脑AI会以这个人的“人格”和他人进行智能对话。

研讨会中有个中年学者,对Chirs过去论文的理论进行了攻击,认为一个17岁小女孩的作文根本不足为道。然后在这个正儿八经的研讨会上就发生了以下这一幕……

IMG_2281

IMG_2282

(作为读者的心情,固然觉得很羞耻很想捂脸,但是这一作极其少见的能恢复到中二模式,真是太好了……)

 

之后Okabe通过蕾丝教授和真帆,见到了Chirs的AI。并且答应作为测试员通过手机终端和AI进行一些测试对话。

 

閉時曲線のエピグラフ

 

这一章一言概括就是日常啦~~啊哈哈

 

有一些新的人物出场,比如铃羽的老妈阿万音由季

她和嘟嘟噜以及嘟嘟噜的COSPLAY盆友吹雪在漫展上相识,并且偶尔也会去LAB露面,和桶子和Okabe也已经认识了。但是似乎因为觉得桶子和号称自己是桶子妹妹的铃羽更合适,两人并没有什么深入的发展……

另外,嘟嘟噜的朋友吹雪提到,自己开始和夏天的时候一样,经常梦到嘟嘟噜死去的梦境,感到非常难过。

 

铃羽的回忆了时间旅行的事情,在第三世界大战爆发的当下,她与(新人物)嘟嘟噜的小养女卡咖喱一同回到了1998年,后者是出于避难因素被36年的嘟嘟噜塞进时间机器的,临别时嘟嘟噜给了卡咖喱一个妖精呜帕。嘟嘟噜和卡咖喱先跳到1998年,在寻找IBN5000的时候两人失散了(?),小养女没能一起来到2010年。

因此有的时候铃羽会在2010年寻找卡咖喱,尽管不知道对方相貌变得如何了……

在一次和菲利斯聊天中提到时间机器的话题,铃羽察觉被个头盔女窃听了。对方似乎非常专业,想去追还是被逃跑了。

 

至于Okabe同学,在和AI Chirs测试聊天渐渐变得愉快了起来,

但是这对本人实际上也是一种折磨……尤其是AI问到“你以前和我的原型是什么关系。”

因此他决定拒绝继续测试的工作,蕾丝教授表示理解,却仍然给了他与Chirs随时对话的机会。

 

恩,另外这一章有个信息是美国这时爆发了一种新型脑炎,症状和Okabe时间转移时相似, “记忆混乱,即视感,幻觉,以为自己见到了没见过的人。该病潜伏期长,传染力低,可以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