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孕13周零4天,一觉起来浑身觉得累。

因为又做了个梦,最后还是气醒的——为了一块鸡翅膀。

梦的内容还挺简单,刺猬和另外个谁亲戚来家里做客,家里有菜于是大家分着吃。我夹了个鸡翅到自己碗里,后来一转眼鸡翅不见了,被我妈分给了刺猬。于是睡梦里我怒火中烧被气醒了。

若是我妈或者别的谁听到这个梦,怕定是要笑我的,多大点气量。我也很想知道呢,童年心理阴影面积到底是有多大,叫我28岁孕13周还要做这样的梦。

当然,有一半原因应该是昨天和小影聊起了《请与废柴的我谈恋爱》里大喊“我想吃肉!”的深田恭子。

而至于说在我家,人物背景则是这样的。我属兔子,我这个刺猬表兄属老虎,而且他有一个从小就宣扬着他喜欢吃肉的妈——我的阿姨。我们家的每次家庭聚会必然会点他喜欢吃的椒盐排条,因为全家20多口人都知道他喜欢吃肉。

我被我妈教育成为了一个不挑食并且注意餐桌礼仪的人。但这阻止不了小时候的我偶尔产生的那一些对肉的怨念。

现在当然已经不会为了刺猬多吃了几口肉而那么嫉妒了(真的么?)。在这个第三代纷纷降临的日子里,家庭聚餐的画面也改变了。

比方说,小孩子们被允许在全员到齐之前率先开吃各种冷菜,成年人只能眼巴巴等着迟到成员挨饿。又比如,饭店中午上热菜特别慢,大家等得饥肠辘辘,一盘蒜香骨上来一人夹上一块,剩余的迅速的被外婆们分派给娃娃们了。(没错,我就是旁边那个没吃早饭,饥肠辘辘,对肉又产生了一点小怨念的孕妇。)

抛开我的个人怨念不讲,我一大早起来特别想用文字形式把这个梦的成因给整理一下的原因是:我想知道是否要让小孩成为一个积极向外界声明自己欲望的人?在嘈杂的圆桌面上,应该教他什么?

我们家小孩会出生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十几亿的人口,儿科产科资源大大不足的背景下,国家鼓励大家开始生二胎。

我们的国家有哪些巨头企业?华为,推崇狼性文化;百度,做出来事就没啥人性。

可惜小猴子你爹妈本性上都是食草系,没有什么弱肉强食的基因。毫无疑问我们下一代要面临的竞争压力比我们这一代会更大,在这个地球上今后水、食物、空气都会变成稀缺资源。只好说各人各的命,各自好自为之。

起码,成为一个能够对着天空大喊“我想吃肉!”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