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准备好接盘了吗,这整个家里的事情。

拖地,清理地上的毛发,清洁厕所座便器。

早上早起去买菜,或者周末外出购物。

都是你不喜欢做的事情。

你准备好接受这些,以及不止这些了么?

 

也许你说你可以减少频率,比如一周一次拖地啊之类的。

其实你懂的,没有人不喜欢生活在每天打扫的清洁的房间中。

 

或者说也可以把这些事情交给爸妈,但是我们都这把年纪了。

爸妈也这把年纪了,我并不愿意这样。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事会发生,上面所说的这些只是一个家庭的基础,还没有提及随着孩子到来的,越来越多的事情会占用你的自由时间,你会感到非常的不适应,

可能就像以前我游戏的时间一样。无论如何属于我们自己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不管你愿不愿将它贡献给我或是你的下一代。

 

有很多担心的事情,让我有一点点小郁闷,而且感到有些疲惫。

写这个只是想抒发一下并没有别的意思。

 

无论如何我和你在一条船上,无外乎我漏了你兜底,你漏了我兜底。

我自己觉得这两年还是挺努力的,起码比起两年前,应该有更多付出吧。

有的时候,就让我一个人小小的郁闷一下好了,不用管我,我应该会自己好起来的……

想从游戏里提取歌,解出来cri格式的,虽然用官方工具打开了,不过放出来是噪音,不知道是版本不对还是加密了。

所以只能转而内录了,这种事情一般ios是不开放的,于是看向android,试了七八个软件,看上去都没什么用,好像都是用来录通话的。

于是想那就在pc上录吧,不是有模拟器嘛。。。可好,游戏的最新版本好像并不兼容,启动就闪退。

那就看看能不能把android的声音传到pc上吧。又找了半天,基本上是把pc的声音传到手机上的。

无意间发现,iphone和mac数据线一连,就可以用quicktime录iphone上的视音频。跪了,mac的quicktime尼码也太强大了吧。自带神器啊。啥也不用装啊。这么方便啊。为什么我这么笨啊。

 

有人说苹果现在没啥创新了,不过我话放这,苹果再不创新也比安卓强十倍。

参照知乎教程画了填充睫毛根部的眼线。

http://zhuanlan.zhihu.com/hibetterme/19972756

MARK一下,练习神马的一点点来好啦……

对比图。这篇文会不会吓坏后面进来的宝宝?

imageimage

这一作几乎是在第一时间花了不少大米入手下载版。

因为不管怎么想,就算自己入了光盘最终也肯定是舍不得卖掉的节奏。所以光盘对我来说没有多大含义。

事实证明这个判断是对的,因为很快就从剧本的字里行间感受到满满的诚意。

本着人人透我我透人人的原则,开始我第一篇的剧透攻略日记啦~哇咔咔。

 

以下严重剧透(撒~透多少看心情吧),闺蜜请自行回避。

 

零化域のミッシングリンク

故事从Okabe第一次拯救助手失败开始说,因为亲手杀害了助手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而无法振作起来,

世界进入了β世界线。铃羽为了阻止β世界线将来要发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还是留了下来,为了说服Okabe做思想工作……

 

经过了一段时间,Okabe虽然无法从杀害助手的阴影中走出,依靠着药物和心理医生的治疗,

但是生活也开始走向正轨——以他自己的方式,希望能从学术研究上多少能接近继承Chirs,他开始发愤图强的学习ORZ,给大学的井崎教授作了助理,还参加各种研讨会。

这一作的Okabe与前作相对,开场后几乎都是黑衣出场,也不再中二病,因为对他来说是个伤疤吧。看到这样的他多少有点感伤的心情。

 

在一次学术研讨发表会中,他与Chirs曾经所在大学研究组的蕾丝纪念教授和前辈——比屋定真帆(HIYAJOU MAHO)相遇了。(恩,还有闪光短信师……)

他们带来的是一个具有AI功能的记忆保存系统。把某个人的记忆输入到系统中,这个电脑AI会以这个人的“人格”和他人进行智能对话。

研讨会中有个中年学者,对Chirs过去论文的理论进行了攻击,认为一个17岁小女孩的作文根本不足为道。然后在这个正儿八经的研讨会上就发生了以下这一幕……

IMG_2281

IMG_2282

(作为读者的心情,固然觉得很羞耻很想捂脸,但是这一作极其少见的能恢复到中二模式,真是太好了……)

 

之后Okabe通过蕾丝教授和真帆,见到了Chirs的AI。并且答应作为测试员通过手机终端和AI进行一些测试对话。

 

閉時曲線のエピグラフ

 

这一章一言概括就是日常啦~~啊哈哈

 

有一些新的人物出场,比如铃羽的老妈阿万音由季

她和嘟嘟噜以及嘟嘟噜的COSPLAY盆友吹雪在漫展上相识,并且偶尔也会去LAB露面,和桶子和Okabe也已经认识了。但是似乎因为觉得桶子和号称自己是桶子妹妹的铃羽更合适,两人并没有什么深入的发展……

另外,嘟嘟噜的朋友吹雪提到,自己开始和夏天的时候一样,经常梦到嘟嘟噜死去的梦境,感到非常难过。

 

铃羽的回忆了时间旅行的事情,在第三世界大战爆发的当下,她与(新人物)嘟嘟噜的小养女卡咖喱一同回到了1998年,后者是出于避难因素被36年的嘟嘟噜塞进时间机器的,临别时嘟嘟噜给了卡咖喱一个妖精呜帕。嘟嘟噜和卡咖喱先跳到1998年,在寻找IBN5000的时候两人失散了(?),小养女没能一起来到2010年。

因此有的时候铃羽会在2010年寻找卡咖喱,尽管不知道对方相貌变得如何了……

在一次和菲利斯聊天中提到时间机器的话题,铃羽察觉被个头盔女窃听了。对方似乎非常专业,想去追还是被逃跑了。

 

至于Okabe同学,在和AI Chirs测试聊天渐渐变得愉快了起来,

但是这对本人实际上也是一种折磨……尤其是AI问到“你以前和我的原型是什么关系。”

因此他决定拒绝继续测试的工作,蕾丝教授表示理解,却仍然给了他与Chirs随时对话的机会。

 

恩,另外这一章有个信息是美国这时爆发了一种新型脑炎,症状和Okabe时间转移时相似, “记忆混乱,即视感,幻觉,以为自己见到了没见过的人。该病潜伏期长,传染力低,可以治愈。”